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涛博客

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 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散文】 我家的 “若兰” (系列-随笔)  

2015-12-20 13:33:43|  分类: 【散文集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 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
 【海涛de散文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 我家的 “若兰” (系列故事)

 

1. 十年兰花始盛开
   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   家有奇花开,好事连连来。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作者手记

   
    清晨起来,拉开窗帘,忽然惊奇地发现,书房窗台上这盆无名的兰——开花啦!
   之所以惊奇,是因为它跟随我已有整整十个年头了,而且,这么多年一直郁郁的、静静地陪我在书房,春夏秋冬,寒来暑往,一丛小小的绿意默默地绿在那里……
   记得那是2000年的初夏,我们还住在小西路。一天下班回家路上,看到不知是谁遗落了一棵小草。说是草,却不准确,因为它的叶子比初春的韭菜要绿一些,更肥厚一些,而且,略显饱满的根还带着少许的泥土。于是,我便捡起来带回家,栽到一个罐头瓶里,随手放在了窗台上。
   既不是朋友送的,也不是花钱买的,而我一天到晚忙于生意,根本无心于花、鸟、虫、鱼。家里仅有这么一瓶盆景,偶尔也会浇口水,瞥上一眼,算是雅趣了。就这样,不觉到了这年的隆冬季节。上苍眷顾,让我发了点小财,于是,置房搬家,换了一处花园小区。70平米变成170平米,可想而知当时的空旷之感!
   沈阳人都记得那一年天气特别的冷,零下38度左右,滴水成冰啊!搬家公司将能搬的大小包,坛坛罐罐,统统一车拉到新居。等归置到最后时,忽然发现:坏啦!那瓶盆景”——葱绿色的宽韭菜早已冻成烂葱一样的死绿。本想同垃圾一起倒掉的,却无意间和一堆弃之可惜之物留了下来。
   乔迁的人,都或多或少的有点儿故弄风雅的习惯,这倒成全了花鸟鱼市的生意。我也一样,连着买了七、八盆各式各样名花怪草:米兰、五彩木、酒瓶兰、金虎、印度红、新西兰翠波、铁金刚……
   一切鼓捣停当,多出了一个青瓷小花盆。空着可惜,我忽然想起那瓶宽韭菜。去厨房凉台的角落寻找,发现它并没有被冻死,一个多月过去,烂叶子底下已显出新芽了!它的生命力真是顽强啊!可以理解的心情,我便开始认真地待它,怜惜它了。虽说没有花钱得来,可它却是我家最早侍弄的花草。
   之后,便一直放置在我的书房窗台上。一年又一年过去了。我仍然不知道它的名字,但不再叫它宽韭菜,而是改称它为她,且起名为:若兰,就是像兰花的意思。窗口那一小丛绿,几乎已成为定势,静静地随着时间在狭小的空间,在那一捧陈年的老土里,默默地一直绿到现在。
   就在前天的夜里,不期若兰竟然孕出一蕾,两天后,在清晨绽出一朵红红的花,纯正的中国红!造型凸显,犹如三十年代一种留声机的喇叭。十年了,有一种声音,仿佛经久不衰,拨动心弦……
   欣喜之余,我把她的一帧小照片,发在我的博客上,想写一篇随笔而未成。今天是周五,打开博客,忽然看到了博友翡虞的评语,才得知若兰的真正名子叫——“对兰
   哦,十年了,谁曾晓宽韭菜,并不是她的真名姓。她原来是姓兰,属兰花的一种。十年的相随、相处,忽然有一种养女般的感觉。
   呵,对兰——还是叫你若兰吧!这么多年都叫顺嘴了,行吗?
   


 
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
 

2.  若兰乔迁子满盆
   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若兰,二度花开。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手记

   

   “ 若兰开花,好事来啦!
   说真的,我心里有点迫不及待,因为好事儿,得先让朋友知道,后面的趣事儿,他们一定想听?
   书房窗台上的那盆若兰,自去年八月十二日首次开花之后,今年二月底又第二次绽放。与第一次不同的是先后开出了四朵中国红!令人蹊跷的是,它开花的时段正值女儿去西安参加交大少年班招生考试的那两天。二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,由全国各省选拔的一千四百多名十五岁以下的少年,齐聚交大校园参加笔试、面试和测试。考试结束后的第二天,我和孩子立即飞回沈阳赶着育才中学新学期的开学。一回到家里,发现最先开的两朵刚刚谢幕,;另有两朵,也正在孕蕾欲绽。第三天,果真两朵鲜艳的中国红又一次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惊喜!
   今年春节,因为外出旅游比往年走得早了一些。记得当时若兰根本没有开花的任何迹象?再加上离上次花开还不到一年,对东北来说,二月份还属冬季,寒意丝毫未减,怎么可能有花开呢?走的那天晚上,估摸着得一个多月才能回来,就美美地给若兰喝了个饱。去年夏天头一次开花,简直兴奋的不得了,当时讲家有奇花开,好事连连来,结果还真应验了——女儿育才高中分流直升成功!这回若兰再次开花,而且是独自在家开出四朵,我心里暗暗思忖:兴许女儿这趟西安之行……
   这个想法告诉了远在异地的妻,她叮嘱赶紧拍摄下来,发送邮箱,她也想看看?当两朵完全艳开的时候,我从不同的角度一连拍摄了二十多幅,记录下了若兰的娇媚花容。
   说也奇怪,这次我一点都不担心考试的结果,心里很轻松。三月十四日下午六点半,忽然接到同去参考的汪亮同学家长打来的电话,说网上已登出拟录取名单,我女儿榜上有名,考上啦!当时高兴的真想立即跑回家对若兰喊:应验了,若兰!孩子当时还没放学,我急急驱车到附近的超市,美美地买了一堆女儿爱吃的东西。当晚,父女俩别提多多兴奋!而此时的若兰,花已谢去一周,窗台上,一丛翠绿站在那里静若处子,四朵风干的花瓣,已被我精心收到了一个小小玻璃瓶中。
   今天是周末,网上有位博友看到我给若兰拍的照片,发来一个帖子:该换大一点的花盆了,对兰这种植物属分枝衍生,空间太挤不行。哦,我忽然意识到,是啊,这么多年一直住在这狭小的青花瓷盆里,没有挪过窝,怎么就没有想到给若兰换一处宽松点的大房子呢?
   于是,趁孩子上完小提琴课后的空暇去了花鸟鱼市。青花瓷盆没有找到合意的款式,最后还是选了用紫砂壶材质烧制的一款大方型花盆儿。价钱可不菲,盆儿的四壁雕有写意竹子和题诗,颇显出几分雅趣。
   回到家立即着手给新盆填新土,灌水浸泡,慢慢地开始移迁。原先那个盆不仅小且深,这些年来它的根须紧紧地抱在一起,挤得蹬蹬的!用手一掏才发现,除了一棵主干之外,周围又分出了许多棵小苗儿,绒绒毛似的,足有八、九棵之多!更为奇妙的是,根下四周还另有六颗比玉米粒稍大一些,象山坡上生长的野蒜的根茎,饱满的豆豆,活像是若兰的小宝宝”……
   呵,我可怜的若兰!都怨我太粗心,早一点给你换一所大房子就好了。现在好了,若兰和稍大的那几株已住在了新居里,另外一伙儿小不点儿仍留在原先的老宅。初春刚到,原住地比较适宜幼苗的成长,而且,十年的家居故土依然充满着独有的温馨。
   从图片上,朋友们可以看到,若兰和她的宝宝们仍一起住在朝阳的窗台上;并且,两个盆式房舍相距不足一掌。
   

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


3.  若兰儿女初长成
   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人花相随,岁月静好。 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博友翡虞

   
   还有一朵,就开齐了,我在等她……
   不过,这次不是若兰,而是她的大女儿,当年最早衍生出来的一株苗。因为一直跟在若兰的身边,经历的时间也最长,所以,我就叫她大兰,也算是若兰的长女吧?这回,可是大兰的第一次花开,一共有三朵!
   吸取前两次的经验,从一露头时起,我便开始抓拍照片。连续一周左右,几乎每天清晨六点多,在临送女儿上学出发之前,按动快门儿。数码相机就放置在书桌上面,随时提醒着我。正像博友翡虞去年曾说过的一段话:一株兰与一个人的邂逅,相依。很美的情缘,很深情的故事。人花相随,岁月静好。是啊,我十分珍惜这份情谊,这份生活的馈赠,这份美丽的——花之缘!
   今天早晨五点刚过,忽然从梦里醒来。睁开眼睛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赶紧拉开窗帘,看看窗台上。嗬!三朵花蕾中,已经有两朵完全盛开啦。强烈的视觉冲击,鲜艳无比的若兰家族所特有的中国红,仿佛要对我诉说她们心中藏匿已久的喜悦和秘密?我连忙起身,顾不上穿戴整齐,一连拍摄十几张大兰首次绽放的美丽瞬间。
   若算起来,同她的生母”——若兰一样,大兰也是有着近十年的等候和期待。也许是年初迁至新居的缘故,大兰的第一次绽放显得比较顺利,且饱满,不像若兰,当时的空间过于狭小、拥挤,营养不足,仅仅才开出来一朵!
   临出门,我禁不住将相机装进手袋。一周多的期待,从芽苞到开花,真有点心急了!一进办公室,立即打开电脑传输图片到博客上。从三十几幅中,精选出来十二幅,依照时序一一挂在页面上。第一个想告知的博友,就是远在金陵的园艺师——翡虞,她可算是若兰一家的贵人呵!
   图片还没有来得及配上文字,《我家的若兰》(之三)——系列讲述,一段关于兰花的美丽故事;而且副题也想好了,就叫若兰儿女初长成吧!这样觉得既贴切又应题,还有非常妙的连贯性。看到图片就一目了然,无须再作赘述,多余的文字倒似嫌画蛇添足?这样一想,心里便感到无从下笔了。到午夜时分忽然下起了雨,窗外的声响像是鼓励,又勾起了我的心思,还是随便写点琐碎的文字吧,毕竟光是照片还不足以解意。我在想,有关若兰一家的故事,今后不会停止,还会一次次延续下去……
   若兰儿女初长成——正欲动笔,女儿敲门进来:老爸,今天学校把我们的毕业照片发下来啦。您看!一幅长长的集体照,铺展开来,那一张张蓬勃灿烂的笑脸,就像原野上一簇簇生动的葵花!
   哦,正巧,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女儿就要初中毕业。接下来,她将前往千里之外的古城——西安,独自去上交大少年预科班了。此刻,我心里很自然地跳出一句:我家有女初长成……”
   可不是嘛!



 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
 

4.  若兰有恙叶儿黄
   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佛曰:一花一世界,一草一天堂,一叶一如来。
   
   元宵节一过,年就彻底进入了尾声。
   不知何故?今年的年节,感到特别的漫长和清冷。也许是头一次不在家乡过年,少去了许多走亲串友的喧闹与忙碌。客居他乡,心里总是感到一种漂泊的苍凉,尽管已经扎根置房,衣食无忧,却仍觉得身悬半空,神情游荡的虚空感,时时挥之不去……
  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,西方的情人节。清早醒来,拉开窗帘,发现若兰一家有些异样,茂盛的绿叶丛里,有几片不知怎的从中间枯黄了?而且,还不只一盆,连带着老盆里的那几株也有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适逢女儿考试期间,若兰正巧开出四朵娇艳的花。而今年,那柄早就探出头等在年前的花茎,一直呈静止状,几乎没有一丝长大的迹象,这又是为何呢?
   最令我哀叹不已的就是若兰的表亲铁兰,已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无故枯萎了?仅仅留下一个长满细碎三叶草的空盆儿,陪在旁侧。几天前,实在不忍,便将其端到客厅的角落里了。今儿早上为了给若兰一家拍照,忽觉缺点什么?于是,又般回来暂时放在一块儿,留下这最后的一幅铁兰去兮盆留空的怅惘……
   唉,写到这儿,似乎感觉文字有点悲戚了。打住,还是说点高兴事儿吧!
   两天前,陪女儿和她的几位同学在沈阳游玩了几天,心神显得特别的年轻,仿佛一下子退回到三十年前那个勃勃向上的年代。尤其是去棋盘山溜冰、滑雪,坐冰上狗拉雪橇、雪地摩托的时候。置身在孩子们中间,我也成了一个大男孩儿!以至于连女儿的同学也惊奇道:看你爸爸一点也不显老?女儿不语,也在心里嘀咕,好久不见老爸这么开心了。
   这次寒假,没有安排孩子境外旅游,倒是人家自己早在放假前便和同学商量好了,相约携伴儿会聚一道,经沈阳、往长春、到哈尔滨,一路走过,最后再从冰城直返西安学校。几个十五、六岁的半大孩子,已经学会独立筹划他们自己的旅行了。
   这忽然而起的变化,从女儿一上预科班开始,就渐露端倪,尤其这次回来,再和那些还在上高中的老同学相聚时,更加明显。短短半年时光,相互间的陌生感和兴奋点已经悄悄起了变化。
   这不能说不是一种成长呵!可我心里却陡生一丝惴惴不安来,特别是在送他们一行走进站台的那一刻。望着身背旅行包,手牵拉杆箱的女儿和她的同学们渐渐消失在攒动的人流中的时候,有一种黯然的失落。
   女儿长大了,不再需要老爸像往常那样早送晚接,走到哪儿都紧盯着,生怕出些差错。接下来,小鸟儿离开老巢,她会自己寻找自己的快乐和梦想了。
   只是、只是我,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纠结:她行吗?这么小,外边的社会又是那么的喧嚣、浮躁……
   倒是女儿勇敢的行动,向我证明了此种担忧似乎显得多余。离开沈阳这几天,每次回复短信从来都是快乐的、令人安心的话语,就连感叹词除了哈哈!就是嘻嘻……”好像一点儿难事儿都不曾有过?(也许是怕我耽心吧)
   关于若兰一家,我还没有来得及请教远方的园艺师博友,为什么在春节期间会出现黄叶现象?不过从我没事儿总给它们浇水来分析,一定是给着了?因为年假之前,给它们喂水可从来不曾这么勤过。若兰和它的儿女也有自己的秉性和成长习惯,过多、过重的关切无异于溺爱。花草如此,何况孩子乎?
   若兰一家的病因,也许真的就在这里。
您说是吗------?

   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2012.2.17. 夜 于沈阳


 (2015-12-19发表《江山文学网》【家园】栏目,责任编辑:伊蕊。全文共计:4860字)


【散文】  我家的 “若兰”   (系列-随笔) - 海涛泊客 - 海涛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